资本市场多渠道开放局面基本形成,外资进入仍有较大空间

资本市场开放范围进一步加大 在对外开放总体部署下,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步调明显加快。今年4月1日起,证监会取消了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符合条件的境外投资者可依法提交设...


资本市场开放范围进一步加大

在对外开放总体部署下,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步调明显加快。今年4月1日起,证监会取消了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符合条件的境外投资者可依法提交设立证券公司。规定出台以来,外资券商积极申请,已有摩根大通、野村东方、高盛高华、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设立或变更股东获核准通过,4家合资券商的外资股东股比均为51%。另外,大和证券(中国)、星展证券(中国)的设立及瑞信方正证券变更股东申请,也取得良好进展。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期货市场积极引入境外战略投资者。2018年3月,我国原油期货正式实施引入境外交易者业务。原油期货采用人民币计价,同时接受美元等外汇资金作为保证金使用。随后铁矿石期货、PTA期货品种的交易陆续对境外投资者开放。我国原油期货交易量和持仓量已超过迪拜原油期货,稳步迈入世界前三行列。

股票市场多渠道多范围开放。2014年沪港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沪港通),2016年推出深港通,是内地与香港股票市场交易的互联互通机制。MSCI等全球主流指数纳入比重明显提升、沪伦通下GDR发行、H股“全流通”改革、中日ETF互通产品上市等。近年来,外资资金持续增持A股股票,持股市值及持股比例持续攀升,体现出外资对我国良好的资本市场投资环境、A股投资价值的认可。截至3月15日,外资累计持有境内股票市值1.38万亿元,占比由2014年底的0.45%持续提升到目前的2.89%。

最后,深化跨境资本流动监测预警,防范跨市场的风险传染。加快完善“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监管框架。逐步建立资本和流动性缓冲,引入流动性、汇率风险等宏观审慎工具,增强金融部门抵御资本流动波动的能力。结合证券市场交易电子化、信息化程度高的实际情况,大力提高监管部门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的监测能力。构建交易行为、资金流向和异常预警“三位一体”监测系统。相比直接投资的长期、稳定特质,跨境证券投资的短期性、波动性、投机性更为明显。伴随资本市场开放度提升,境内外市场关联更为紧密,尤其需要关注跨境证券投资诱发的资本流动冲击风险。在跨境证券交易诱发跨境资本出现过度波动时,按照国际惯例,采取透明、临时、非歧视、市场化的管理措施调节跨境资本流动,尽量避免直接干预跨境资金流动规模。另外,从已有经验看,即便在已完全开放的证券市场中,仍需对具有短期性、投机性、趋势性的跨境资本流动留有应对措施。

合格境外(内)机构投资者投资范围广泛。2019年,我国取消QFII、RQFII投资额度限制,提前取消部分外资股比限制。QFII、RQFII、QDII是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重要机制。符合条件的机构投资者可便利汇出入外汇资金(含跨境人民币),投资政策范围内各类品种。人民币已加入SDR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且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据一席之地。截至一季度末,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1131.6亿美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7124.4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投资1039.8亿美元。

再次,深化资本市场开放的范围,稳步有序提高开放程度。有序扩大境内外证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地域范围和产品范围。进一步扩大现有机制下的投资品种范围,并进一步推广至全球主要证券市场。整合现有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开放的各类渠道,取消不必要的限制,便利境外投资者投资操作。适时对各渠道的投资者准入要求、投资范围、额度设置和管理方式及跨境资金汇兑等方面进行调整和统一。稳步推进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发行证券,完善“熊猫债”、外资企业境内上市、红筹股回归境内市场、红筹企业科创板上市管理规则,提升我国证券市场的国际化程度。顺应市场需求,以“熊猫债”、红筹企业科创板上市等为切入点,逐步提升一级市场对外开放程度。

资本市场开放债券QFII

从不同区域来看,欧洲基金行业战况惨烈,投资者在3月份赎回了2460亿欧元资金,速度之快令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形见绌。

近年来,尤其是2019年起,我国资本市场开放范围进一步加大,通过各种制度安排、互联互通机制等形式,形成了横向覆盖股票、债券、基金、期货等各细分市场,纵向逐步贯穿发行与交易环节,不断丰富参与主体多样性的双向开放格局,外资参与我国资本市场的政策障碍越来越少,参与路径、范围越来越广,在华大规模开启招聘人员的机构不断增多,我国资本市场对境外投资者吸引力不断上升。

外资进入仍有较大空间

首先,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宏观调控的自主性和有效性。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逐步形成资本市场定价的基准指标,让市场化的货币市场利率更多发挥基准利率作用,更能够正确、灵活、及时地反映资金供求情况和金融资产的收益率。证券市场开放进程与汇率自由化、外汇管制放松统筹推进,确保开放进程稳定。容许市场力量在现行汇率制度下发挥更大的作用,逐步放宽人民币汇率浮动范围,适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外部冲击的减震器。同时,深化外汇市场管理,在跨境资金过度波动时更多通过逆周期调节工具进行引导。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回顾英国、日本、新加坡、韩国等国家资本市场开放历程,其开放的背景和目的或为提升巩固全球金融中心地位而进一步开放;或由于外部危机和压力加快本国证券市场开放速度;或为将证券市场开放作为推动本国经济发展的抓手。我国证券市场开放的总体目标在于借助对外开放,促进资金的国际流动和有效配置,提升我国资本市场整体的运作效率、规范化和国际化,推动资本市场更好地为经济发展服务。

第一财经APP

总体来说,我国资本市场开放体现出从“双轨制”到“引进来,走出去”,再到“双向开放”的路径转变,多渠道开放局面基本形成。但客观看,我国债券和股票市场中外资持有比例分别仅有3%左右,仍然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也低于一些主要的新兴国家,外资进入我国证券市场仍有较大空间。

(作者系山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高级经济师)

一季报披露收官,机构最新持股动向明朗,一季度受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外资持仓变动备受关注。

其次,深化国内金融市场体系,强化国内市场的深度、广度、流动性,提高吸收外部冲击的能力。统筹兼顾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与“对内开放”。允许更多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参与市场竞争。优化市场参与者结构,丰富金融工具类型。下大力气改变我国债券市场的“三龙治水”、隔离割裂情况,明确由央行统一牵头管理债券市场。推动债券市场逐步融合,形成品种丰富、投资者结构多元的统一市场,与国际标准对接,更好发挥债券市场资源配置功能。协调推进资本市场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一步推动国际资本通过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增持人民币资产。推进提高人民币在国际上的接纳度和持有意愿,有助于面对类似疫情、金融危机等外部冲击时,从根源上降低金融体系风险,稳定汇率并避免跨境资本大幅波动,形成良性循环。

王大贤

近日,国务院金融委会议明确指出,资本市场发展要更好发挥服务实体经济和投资者的功能。证监会近期也发文称,证监会今年将坚持市场化、法制化的改革方向,学习借鉴国际最佳实践,不断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外资大幅加仓 QFII、北上资金重仓股有哪些? 2020-05-06 12:27 普华永道:上市银行债券投资规模持续增长 2020-04-24 21:12 全球巨额债券基金管理人遭血洗赎回,欧洲战况惨烈|全球连线 2020-04-24 15:51 新增违约主体数量上升 债券展期非“避风港” 2020-04-18 07:52 这21股同时获QFII、北上资金加仓 2020-04-15 19:13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基金市场渠道逐步对外放开。我国关于基金市场开放的相关制度主要是基金互认制度。2015年,我国正式推出基金互认制度,即经一国(或地区)监管部门认可的基金产品,通过简易程序,得到另一国(或地区)监管部门的认可,并得以在当地销售。当前,我国仅同中国香港开通基金互认渠道。

债券市场开放程度相对较高。近年来,先后允许国际开发机构在境内发行人民币债券(熊猫债),并将银行间市场境外投资机构范围扩至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2017年,推出了“债券通”,提高了境外机构通过不同渠道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便利度。2019年,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由于我国良好的债券收益率、极低的违约率和稳定的汇率,对外资的吸引力不断上升。据上海清算所统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境外机构持有人民币债券资产已达22380亿元,占债券托管余额的3%左右。今年一季度,境外投资者净增持我国债券167亿美元。

相关文章